企业频遭工伤“碰瓷”,法官教你如何防范工伤诈骗

2020-12-04 17:24:20 法小保 604

应聘上班没几天就“蹊跷受伤”,伤后婉拒入院治疗,却急于向企业私了索要赔偿;家属、朋友均“精通”相关法律,动不动就以“劳动仲裁更吃亏”的说法进行要挟……

如今,类似的“工伤”诈骗案件频发,被告人利用企业法律意识、安全意识薄弱等情况频频得手,尤其是小微企业,深受其害。那么,企业该如何防范工伤“碰瓷”的风险呢?


01.工伤却要私了回家,公安局备案被识破 

201四年6月底,嘉定法院对一起骗案公布判决,代某因与同伙伪装“工伤”行骗,被判刑期十个月,罚款2000元。 

2013年7月17日,代某与邓某、代某某、马某(均另案处理)经事前蓄谋,由代某某前去上海金山区一家离心风机械厂应聘。隔日下午,代某趁午睡期间,用铁棒将代某某左胳膊击伤。 

中午返回加工厂后,代某某便故作工作中时不小心跌伤,规定工厂送医院门诊医治。期内,代某、邓某假冒其家属、朋友与工厂开展商讨赔付事项,厂方向医院门诊预缴1.48万余元医疗费用并将发票原件交到代某等,后代某与医院门诊清算后将1.3万元取出并申请办理出院手续。 

7月24日,代某某再度前去上海嘉定区雷先生运营的一设备制造企业应聘,第二天便故作“工伤”住院医治,并由代某等出面协调赔偿事宜。 

医师提议立刻开展手术医治,却被代某等婉言谢绝,并要求雷先生一次性付款治疗费,供他们回家医治。据雷先生详细介绍,伤员的亲属能言善辩,他们向雷先生叙述外出打工的不容易,乃至还从政策法规现行政策视角开展了剖析。最后,雷先生愿意付款两万块做为工伤赔偿。但是为了更好地保险起见,雷先生明确提出务必签订合同,写清楚再发生任何情况概不负责,而且坚持不懈要去公安局备案。 

当雷先生向公安民警表明此事的前因后果后,公安民警发觉在其中存有众多疑问。根据公安系统查看,公安民警发觉代某早已并不是第一次产生那样的出现意外了。经过公安民警细心了解,代某等交待了执行行骗的犯罪行为。 

人民法院经案件审理觉得,代某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采用编造客观事实、瞒报实情的方式,骗取他人借款,金额较大,结合部分诈骗未遂的情节,对其以诈骗罪进行了判决。


02.新员工入职前砸到脚指头,X光片露出马脚 

如出一辙,嘉定法院以前还审理过一起相近案件。康先生经营一家五金工厂,2013年6月19日,一名姓郭的小伙(另案处理)至其企业面试,想不到工作第二天就发生了不小心受伤的蹊跷事。

5月22日工作期内,康先生听见公司办公室外边一片噪杂,出来一探听才知道是刚招进来的郭某受伤了。康先生便马上将郭某带去附近的医院就诊,并让郭某联络亲人前去医院门诊。经确诊,郭某的右脚大脚趾第一趾近节趾骨骨折,需住院治疗手术治疗。但赶到的郭某某和“姐夫”杜某却表明不用做手术,并明确提出要一笔钱回家静养。这一行为让康先生迷惑不解了,“难道说有不愿把伤医好的人吗?”康先生挨不住杜某、郭某某的“死皮赖脸”,最后一次性付款两万块现钱,并承诺以后的花费再不由加工厂承担。

由于从来没有遇到过发生工伤私了的状况,康先生将郭某负伤的X光片交给一个骨科医生看,結果让康先生大吃一惊。这名医师对他说,郭某的伤是旧伤,受伤至少有8天时间了。

意识到上当受骗,康先生坚决报了警,郭某、杜某两个人随后归案。警察查清,杜某、郭某等在互联网上结交,事先通过用锤头、铁棒击伤脚指头的方式,依次上海市区各郊区县对小工厂、小型加工厂进行“工伤”诈骗,个人所得款项几人相互分赃。

人民法院经案件审理觉得,杜某合谋郭某等经事前合谋,数次选用由一人编造工伤,其余的人扮成伤员家属向加工厂索要赔偿费的方法执行诈骗,金额较大。结合杜某部分犯罪未遂和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等情节,人民法院被判杜某刑期一年零六个月,罚款3000元;责令其退赔违法所得发还各被害人。


03. 不法分子碰瓷看上工伤赔付

2015年6月,嫌疑人吉某受毒贩人员马某的迫使,在无力偿还毒资的情况下,前去某公司工作中。进到企业三天后,马某强制性要求吉某作出虚报工伤的恶性行为,用手去触碰生产车间内的散热风扇叶,造成吉某左手食指负伤,去医院治疗出院短期修养后,集众同乡十余人前去公司要求高额赔付。

公司在现场查看时发觉,生产车间内风扇叶片和散热风扇罩间隔较远,工作上手指头被散热风扇击伤概率较小,但因不堪吉某与同乡们无数次的搔扰,对一切正常生产制造导致了比较严重危害,公司暂时同意赔付其7万6千元。最后在人社厅、公安机关的共同奋斗下,复原真相,将犯罪分子缉拿归案。


04.法官提醒:如何防范工伤诈骗? 

依据《工伤保险条例》第三章第十四条规定: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,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。  

而工伤诈骗通常以自残为诈骗方式,非常容易博得怜悯,加上以伤势和亲属的“威胁”。而中小企业抵御风险性能力较差、赔付能力弱,一部分公司还存有用工不规范、未缴纳工伤保险等情况,因此许多公司宁可选择“私了”,也不愿意根据正规方式处理。犯罪嫌疑人更是运用这一软助屡次成功。 

据法官详细介绍,该类案件技巧实际上并不高超,并且一般具备较为显著的特性:一般是犯罪团伙犯案,且有明确职责,一人当做“伤员”,其他人饰演亲朋好友;新员工入职没多久便发生“工伤”,负伤全过程沒有目击证人;负伤后坚持不懈“私了”,亲属、朋友”熟练“有关相关法律法规;案件多发生在施工工地、机械加工制造等体力劳动岗位。 

发生该类工伤事故案件,审判长建议公司一方面要立即组织救护,另一方面还要留意保留相关证据,依规根据正当方式处理。另外,公司要严把招骋关,适时安排入职体检,及时签订劳动合同,加强厂区监控设施建设,进一步规范劳动用工行为,避免“碰瓷”行为发生。